第48章 醉酒强抱!

        云惊凰本想少喝点,保持清醒,捋捋思绪。

        可程魁金心情一会儿好一会儿惆怅,拉着她喝了一杯又一杯。

        最后,程魁金“砰”的一声倒在桌上,还迷迷糊糊地说:

        “我没醉……兄弟……下次我们继……嗝……”

        话没说完,他就晕睡过去。

        “行……”

        云惊凰也打算下次有机会,继续套程魁金的话。

        但她不知道,今晚过后,再也没有下次……

        此刻,她视线也模模糊糊的,看到的景象完全天旋地转。

        不行,她得尽快回到房间休息,要是等会儿酩酊大醉做出点什么,就完了……

        她撑着身体站起身,大脑却一阵眩晕,控制不住的往地上倒。

        容稷回来时,恰巧看到那一幕。

        他眉心一皱,身形掠过,眨眼时间已来到云惊凰身边。

        云惊凰感觉眼前白影一晃,身体便靠在一个清冷宽厚的怀中。

        眼前那张脸俊秀好看,如天上皎皎明月。

        “容世子……我没事……我还能走……”

        她想保持距离,但步伐踉踉跄跄。

        “不能喝,下次便不必喝如此多。”

        容稷扶着她,将她往房间带。

        可云惊凰今晚喝的实在太多,敬酒的人也太多,前世今生她两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多酒。

        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走路摇来晃去,几次险些摔倒。

        容稷长眉皱起,最终,弯下腰,一把将他腾空抱起。

        他抱着他回到房间,放置于床上。

        一袭白衣,单膝蹲下,脱下他的鞋子。

        那足又小又白,像女子一般。

        容稷动作微顿,心下竟弥漫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不知为何,每次靠近他,便有如此感觉……

        外面,黑暗中。

        苍伐一直在暗中注意云惊凰的安危。

        看到容稷抱云惊凰、送她回房,他一张脸如同寒铁般冷硬、焦急。

        自古男女授受不亲!

        容稷怎可那般冒犯王妃!

        有违世俗!

        不行!得立即处理!

        屋内。

        容稷很快收回目光,为她盖上被子。

        又打来一盆水,为她擦拭脸部,动作从容又温柔。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不好了!厨房走水了!”

        外面隐隐有火光闪烁。

        容稷长眉微皱,放下帕子起身。

        走出房间,厨房的方向的确火势蔓延。

        他将房门带上,对门口的将士吩咐:

        “照看好李野将军,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

        容稷离开,前去处理事宜。

        而黑暗中,苍伐悄无声息来到一处墙后,手中多了一支迷香。

        烟雾缭绕,随风飘散。

        不远处站着的将士们,全体就如定住般,闭上眼睛开始打盹儿……

        这是沈神医特制的迷香,可让人短暂失神一刻钟,且不被察觉。

        苍伐无声进入房内,见自家王妃正睡得酣沉。

        “王妃,得罪了。”

        他用被子将她全身裹住,随后动用内力一托。

        裹在被子里的云惊凰缓缓离开床,腾空在苍伐的手掌之上。

        他带着云惊凰从另一条隐秘小道径直往龙寝宫。

        全程,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也没碰到云惊凰分毫。

        龙寝宫内。

        帝懿刚宽衣睡下,殿门忽然被敲响:

        “王,十万火急!”

        帝懿拧眉。

        片刻时间,他高大的身躯端坐于床边,大手一挥。

        朱红色的大门打开。

        “可是西洲之事生……”变……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就看到门外苍伐回来,用内力拖着一条长条条的被子。

        里面,似乎还裹着一个人。

        苍伐大步走到龙床前,内力一托,云惊凰那具身体便滚到床上。

        他这才抱拳低头:“回王,西洲之事安好,是王妃喝醉了。

        而且容世子亲密照顾王妃,实在不妥,所以属下将王妃带了回来。”

        床上的女子似乎听到动静,不安地转过身,抱住帝懿的腰蹭着:

        “我还能喝,还能喝……”

        帝懿眉梢微跳。

        “让丫鬟来。”

        苍伐皱眉:“王,赢宫只有一个丫鬟可用。

        可雁儿今日种菜,手受伤了。”

        所以今晚,只能让帝懿亲自照顾……

        “辛苦王了!”

        苍伐行礼后,退出去。

        关上大殿门后,他还在门外提醒:

        “麻烦王将王妃的将士服脱下,属下还得安排人去顶替李野身份……”

        不仅照顾。

        还要脱云惊凰的衣服。

        帝懿看了门上倒映的那抹身影,手背间青筋隐跳。

        “苍伐,你近日的办事能力、真是越发出色。”

        门外的苍伐恭敬抱拳:“多谢王夸奖!”

        一套将士服扔出来,带着重力地砸在苍伐怀里。

        苍伐皱了皱眉。

        王的力度竟然如此之大?

        是热血喷张、血液沸腾?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他连忙抱着衣服去清洗,不敢多留片刻。

        殿内。

        鼎内的柴火摇曳,火光衬得床上的女子面容更加绯红。

        她只穿着白色的里衣里裤,裹了胸部,很不舒服。

        “唔……好热……好难受……”

        云惊凰伸手扒拉着衣服里,一条长长的纱布被扯出来,丢出帝懿大腿上。

        而白色的里衣凌乱,一片春色……

        帝懿面容沉了沉:“勿胡闹。”

        他大手落过去,为她整理衣服。

        可云惊凰却拉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扯。

        帝懿那精壮的身躯被拉得躺在床上。

        云惊凰扑过去,手抱住他的胸膛,腿一搭,缠住他的腰。

        她小脑袋还在他胸肌上蹭着:

        “好大呀……好健硕……唔……好喜欢……”

        边说她的手还边在帝懿胸肌上摸来摸去。

        帝懿向来波澜不惊的眸色一暗,钳制住她的小手。

        他垂眸:“你可知我是谁?”

        云惊凰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

        可闻着这熟悉的气息,她清楚是他。

        也只有他,才能让她放心地胡作妄为。

        “是阿懿……是懿懿……

        要亲亲……要摸摸……不给别人抱抱……”

        她小脑袋又在他怀里乱动,腿也不安分地乱动着。

        帝懿听到她的话,脸色刚有片刻好转,此刻又沉下来。

        一个侧身,将她压到床上。

        他修长劲道的大手控制她的双手臂,深邃双目俯视她:

        “云惊凰,你是女子,当知自爱。

        若轻浮,世间无人尊重你。”

        话落,他拉过被子为她盖上。

        厚实的被子将她盖得严严实实,连脖颈也不露分毫。

        “唔……”

        云惊凰手还想乱挥动。

        帝懿按下,塞进被窝:“听话!”

        “唔……听话……听阿懿的话……不让他受伤……”

        她声音也软软的,醉醺醺的,好像短暂安分了些。

        帝懿这才躺下,闭目。

        可下一刻……

        云惊凰一个翻身,又爬了过来。

        这一次,她还直接爬到帝懿身上!整个身体趴在他的身躯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