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历史军事 - 康熙,你的大清亡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施琅、张勇、赵良栋,你们小心了(第二更,求订阅!)

第九十七章 施琅、张勇、赵良栋,你们小心了(第二更,求订阅!)

        “怎么才来啊?图海怎么样?体面了吗?”

        当王忠孝拿着图海充满血泪的遗折和福全一起回到南书房的时候,那位康熙皇帝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图海这一死也死太久了!

        康熙都有点怀疑图海不肯体面还企图逃走,王忠孝正忙着在尚方院的高墙里到处捉他。

        “体面了,图海已经体面了。”

        福全的回答让康熙舒了口气,随后他又问:“怎么体面了那么久?他是怎么体面的?”

        “上吊,”福全回答道,“他是吊着体面的。”

        “吊了多久?”康熙问,“这都一两个时辰了.上个吊能那么久?”

        “哪儿能啊,吊一两个时辰才死不成精了?”福全摇摇头说,“是图海非得写遗折.写完遗折才肯吊死,他写得又太慢了,所以耽误了体面的时辰。”

        “写遗折?”康熙一愣,“赐死还有资格上遗折?”

        都没听说过!以后上菜市口出红差之前是不是也可以上个折子商量一下了?

        “这不是我心肠软嘛!”福全两手一摊,“看他怪可怜的,都要死了,就让他写了个折子。”

        “也对,你就是个滥好人,”康熙也没责怪兄弟的意思,叹口气就道,“那遗折呢?拿来我瞧瞧。”

        “大头,快把图海的遗折给皇上。”

        “嗻。”

        王忠孝赶紧双手将图海写得折子递上,康熙接过折子刚一打开,里面就掉出个纸片,康熙也一愣,“怎么还有夹塞?快捡起来给朕看看,不会是骂朕的话吧?”

        王忠孝赶紧弯下腰,把那片纸捡了起来,双手递给了康熙,康熙拿过一看,上面不是骂人的话,而是“小心施琅、张勇、赵良栋”这九个字儿!

        “小心施琅、张勇、赵良栋?这字儿看着是图海的”康熙皇帝愣了下,“他这什么意思?你们问过没有?”

        “没有,”王忠孝一脸懵逼,“奴才都不知道图海悄悄塞了张纸片进去,现在问大概也来不及了.”

        “皇上,小心施琅的意思就是得提防那个福建水师提督施琅、甘肃提督张勇、大同总兵赵良栋!”康熙皇上的好哥哥福全立即就给出了解释,“也许这个图海天良未泯,临了还给您提个醒。”

        “为什么?”康熙还是不大明白,“朕为什么要小心施琅、张勇、赵良栋?”

        “皇上,施琅和鳌拜的关系似乎也非常密切。”王忠孝说,“施琅给鳌拜所上的禀帖很多,仅次于平西王、平南王、靖南王、广西将军和图海。而张勇、赵良栋二人不仅巴结鳌拜很起劲儿,而且他们俩都是吴三桂的旧部。”

        “张勇和赵良栋的确同吴三桂走得太近.但施琅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康熙好像没那么好糊弄,他摇摇头道:“那个施琅何止给鳌拜的禀帖多?他给朕上的折子也特别多啊.朕记得上他一直反对海禁,总是上奏说这个。他还嚷嚷着要大办福建水师去渡海攻打大员岛(tw),还说大员岛上的海贼拢共只有两万兵将,只要能让他训练两三万水师,就足以战而胜之,压根不需要搞海禁害民。”

        其实施琅说得没错,郑成功、郑经父子带去大员岛的汉人人口不多,军民总数也就十几二十万的样子。再加上厦门、达濠等等在延平王府或依附延平王府的义军控制下地盘上的人口,顶天能有三十几万。这点人口支持两万三万军队就是极限了!常备的军将肯定还得狠打一折扣。

        如果大清这边能把福建水师人数扩充到三万,渡海收岛其实胜算很大!

        可是大清朝偏偏不干人事儿,不去扩充福建水师,反而在沿海各省大搞海禁,将海岸线以内几十里的百姓悉数迁往内地只有强迁,没有安置!

        这简直就是倒行逆施,罔顾人民死活!

        在海禁政策执行得最严格的福建、广东、浙江等东南各省,沿海百姓流离失所,饿死者不计其数,可能高达百万!而沿海数百上千万亩良田全部抛荒,渔业和海运业更是遭遇灭顶之灾!

        广东、福建沿海百姓为了抗拒海禁迁界,还发动过多次起义。现在占据达濠,挂出大明潮州府招牌的邱辉就是反抗沿海迁界的义军领袖。

        而在大清朝廷搞沿海迁界,弄得沿海各地民不聊生的同时,却不肯认真办好福建水师。

        这个福建水师是绿营,而清朝对绿营向来是既用又防,对每一个绿营将领实际可以控制的军队人数有极为严格的限制。通常一个提督能实际控制的提标人数也就是三四千,一个总兵手下的镇标也就两三千,一个副将的协标普遍都在两千以下。

        福建水师包括提标还有各个镇标、协标在内的额兵总数只有一万。上上下下的带兵官们再吃点空额,实数能有七千就不错了。这七千人也不都归施琅统领,靖南王、福建总督和海澄公都可以管一点。所以施琅真正能节制的也就是自己的督标,额兵三千,实数最多两千五百。而延平王府旗下的兵马起码有两万,因此施琅在福建沿海屡战屡败也是很正常的。

        面对福建水师的屡战屡败,靖南王耿继茂则拿出了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就是裁撤福建水师!

        这个福建水师如果被裁掉了,没有了当然就不可能再被海贼打败了。郑经再厉害,也不可能击败不存在的敌人啊!

        不得不说,这个耿继茂还真是个天才!

        不过鳌拜并没有批准耿继茂的天才计划,当然也没同意施琅的扩军方案——把福建水师扩充到两万三万,而且还要全归施琅统领,那实在也太“离谱”了。

        吴三桂手下的额兵才多少?也不过是三万几千,就已经是大清心腹大患了。而靖南王耿继茂底下的藩军只有三千,加上归耿继茂节制的援剿总兵和中路总兵麾下的四营标兵,总兵力也才七千。

        施琅想练兵两三万,他想干嘛?

        “皇上,奴才有话要说。”

        王忠孝早就编好了欺君罔上的说词——那张写了“小心施琅、张勇、赵良栋”的纸条,就是他夹塞进图海的遗折的,那字儿还是善于模仿图海笔迹的周昌写的。

        “说。”康熙正迷糊着,正好想听听王忠孝的解释。

        王忠孝先是自设一问:“皇上,您觉得鳌拜为何宁愿用海禁迁界这种杀敌一千自损三万的笨办法对付海贼,也不愿意大办福建水师?”

        然后他又自问自答道:“奴才以为鳌拜之所以如此,一是对东南沿海各处的绿营及各藩不大放心;二是吸取了顺治十六年海贼郑氏泛海入江围攻江宁城的教训!顺治十六年那一次,咱大清国真是太悬了,如果郑氏打下了江宁,再花点时间把郑家的海贼改成内河水师,那长江以南没准就都姓了郑!得亏那伙海贼不会陆战,更不善攻城,才让咱大清稳住了东南半壁。可要是将来什么时候,再有一支外洋水军载着三藩精锐和祖泽清之流泛海北上,再加上一个朱三太子为号召江南还能守住吗?”

        那.肯定守不住啊!

        康熙听得小光头上冷汗直冒!

        广东、福建、广西的绿营兵不是吴三桂、孔有德、尚可喜、耿继茂他们的老部下,就是那些抵抗到最后的明军,还包括海贼郑氏那边投过来的军队。对大清朝的忠心约等于零!

        如果吴三桂、鳌拜拉着尚可喜和耿继茂一起反了,两广福建三省绿营一定会跟,要是他们泛海北伐打到江南,同时扛出朱三太子这块金字招牌,那江宁城还怎么守?

        康熙正想到这里,福全忽然又提了一句:“皇上,保不齐鳌拜还会亲自领着两广福建的叛军走海路保着朱三太子来江南反清复明啊!”

        王忠孝又补充道:“也许张勇、赵良栋还会领着甘肃和大同的绿营兵偷袭北京!”

        康熙一听“大同绿营”这四个字忽然抖了一下,然后就是一声冷哼:“朕现在已经洞察一切,吴三桂、鳌拜之流早晚必为所擒!”

        说一下更新的事儿,好多作者和读者都说上5000字的大章比较好,比2500字的小章看起来爽。那么从今天中午开始,罗罗也发大章吧。以后就是一天两章,凌晨一章,中午12点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