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事急从权,神变之秘

第三十八章 事急从权,神变之秘

        夜色苍茫,佩刀人街头独行,最后在一个院落内驻足。

        他在这边呆了很久。

        “全走了。”

        “衣服没带,或许会回来。”

        “再等等。”

        他走进了女儿的房间。

        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坐在房间内发呆,许久后才往嘴里喂了一颗药。

        ……

        “龟灵散还有吗?”

        “卖光了,全卖光了,现在原材料都没了,根本没有药,你们还是回去吧。”

        “那生骨丹?”

        “也没了,现在只有凝血散,其余全没了。”

        “这!”

        买药的人面面相觑,最后沉重叹息,“凝血散就凝血散吧,唉,这世道,也不知何时是个头。”

        “……”

        宁言默默包装后递给他。

        战争之下,众生皆苦。

        眼下的大门镇鱼龙混杂,指不准藏着许多海上宗门的弟子,所以外边才包了口袋一个都不让跑。

        而今。

        江州卫已经在整个大海画了一个圈,只待圈子收缩就是海上群盗灭亡之时。

        但是。

        越到那时候,盗匪们就越疯狂。

        困兽犹斗,何况那些是宗门之人。

        这大门镇周遭怕是要成尸山血海。

        宁言轻叹。

        然而。

        他也只是轻叹罢了,能做的事非常有限。

        炼药?

        炼一两份药根本救不了人。

        最好的办法反而是多炼制几颗丹药,让江州卫储备更加充分,好迎接接下来的血战。

        否则。

        江州卫一旦挡不住,大门镇就真的完了。

        “大伙都回去吧,咱们要相信上边的实力!不要恐慌!”

        两位捕快在边上大喊,负责维持着秩序。

        宁言收起摊子回屋,却见蔺云已经从外边回来。

        “道长。”

        “怎么样?”

        “有些是来打探的,但大部分是真的普通人,一个个非常害怕。”

        “很正常。”

        蔺云表情淡然,“他们不知情,最容易被煽动,那些探子则躲在人群里观察。”

        “嗯。”

        这一套宁言也很熟。

        前世类似的事有很多,他已见惯不惯,只是亲眼见到战争、大乱,他心中还是有几分戚戚然。

        若自己没有日历,现在可能也是求药大军中一员。

        他轻叹一声。

        战事起,苦得都是平头百姓。

        然而。

        平时,百姓们也没多享福。

        这就是大门镇最惨的地方,其余像他老家乐县,乡下虽说没什么机会,但生活无虞,最差的家庭混个温饱都不成问题。

        大门镇是个特殊之地。

        之前,它是大乾跟海上宗门的缓冲地带,而今当大乾腾出手准备收拾它们的时候,缓冲地带也就不需要了。

        “希望日后他们日子会过好一些。”

        宁言道。

        “刚我去了一趟江州卫驻地见了县令、百人将,你要有意,现在就有个机会。”

        蔺云似笑非笑地说。

        “啊?”

        宁言怔了怔,而后意会,“您是说?”

        “你想提前学炼丹术吗?”

        蔺云没透露太仔细。

        宁言疑惑道:“我还没通过乡试,不是说会违反规定吗?”

        “此一时彼一时,两者不可同言而语,而且眼下情况特殊,可以事急从权。”

        蔺云笑着坐下,“我跟陈捕头不是给你画大饼,在大乾功勋就是功勋,身负功勋,就与常人不同了。”

        “那我还要考试吗?”

        “要,考试是个流程,必须要走,而且考试也是让很多人信服的机会。”

        蔺云解释,“好处就是,你要答应,我可以提前教你炼丹术,免去一些后续烦扰,而你眼下也可以立刻开始学习炼丹。”

        宁言有点心动了。

        大门镇经历战火,四海帮等杂碎全部扫除干净,之后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又靠近被扫荡的海域。

        若自己能分到这边,未尝不是个机会。

        而且。

        陈雄跟自己也熟。

        他思索片刻,道:“陈捕头呢?”

        “有功者都会有赏,但他深耕多年,留下一点人手肯定没问题。”

        蔺云意味深长地说道。

        宁言听懂了。

        留下的还是陈雄自己人——

        陈雄大概率会高升到雁县当县丞之类的官职。

        怎么抉择?

        宁言迟疑片刻,拱手施礼道:“请道长帮忙斡旋。”

        “谈不上,你有功劳在身,炼药水准极高,又有我一封推荐信,成为炼丹师是迟早的事。”

        蔺云道,“只是名不正则言不顺,现在多走一道流程以后少些非议。”

        “我明白。”

        宁言认真地表达感谢,然后道,“谢谢老师……”

        “诶?免了!当不起!你小子是个天才但也很能惹事,以后出事别报我名字,我就很谢谢你了。”

        蔺云颇有几分阴阳怪气。

        宁言尴尬一笑。

        他总觉得……

        蔺云话里有话。

        他随后一琢磨,拿起边上的笔唰唰写下一串文字。

        “蔺道长,这是清脉丹丹方。”

        “算你还有点良心。”

        蔺云接过去看了几眼,而后若有所思,“锦地罗,原来清脉丹主药是锦地罗,嗯,凝丹之法也有谬误,怪不得成不了丹。”

        “谬误?”

        “大乾也有清脉丹记载,但无一都是失败,问题就出在主药和凝丹之法上。”

        蔺云解释。

        现在宁言背负“举报”、“带路”的功劳,只差一个流程就够资格成为学徒,所以有些事倒也不必瞒着。

        宁言了然地点头:“这么说大乾也不是什么都有?”

        “那当然,大乾天下禁武不假,但真正禁得是八重往上,你可知为何?”

        “不知。”

        宁言摇头。

        蔺云回答:“肉身九重名唤通明,此境心灵透彻、思绪通明,可内视自身,上下洞若观火,而第十重则为神变。”

        “神变?”

        宁言听得心潮澎湃。

        这境界一听就不得了!

        “不错,脑内有穴窍名神变,开启穴窍便可掌握身心一切变化,甚至引用思绪、气血或周围之力影响他人,到这一重已经不是凡夫俗子。”

        蔺云回答,“我与宋元斗法就是伤了他的神变穴,不养好伤势他休想再用神变之能,实力便与八重无异。”

        “原来是这样。”

        宁言恍然大悟。

        第九重虽说玄妙,对战力却没有显著提升,真正质变还是“神变”之境。

        宋元被伤了神变穴,失去神变之能,自然实力大减。

        若再来……

        如蔺云所说,宋元必死无疑!

        当然。

        前提是自己得苟住,不然宋元得死,但自己也未必能活。

        宁言心中补充。

        蔺云沉吟片刻,道:“今天我教你龟灵丹的凝丹之法,你尽快掌握,若学会后续两天的龟灵丹暂由你来炼制。”

        “是,请道长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