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放饵你就敢吃?

第三十九章 放饵你就敢吃?

        “不同丹药手法不同,但实际上思路大相径庭,如你所说,呃,做菜,跟做菜其实差别不大,关键就在凝丹上。”

        “嗯嗯。”

        “凝丹要看药材,有些药材需猛火,有些则……”

        蔺云给了一个册子,上边全是炼丹术的一些知识、技巧,炼药前两关他没怎么讲,只在凝丹一法说得很细。

        因为宁言缺的正是这一关的经验。

        他细细听着,而后不住点头,马上开炉尝试。

        第一炉……

        “火候大了一些,而且我忽略了自己只有肉身五重,力量跟您不同,手法应该做一些微调,以至于只成了两颗丹药,可惜。”

        宁言皱眉。

        炼制丹药一般放三份药材,一次成六颗是才是正常炼丹师水准,而蔺云一次能成七颗到八颗不等。

        自己成两颗算是失败的。

        而且。

        为了凝丹力气消耗很大。

        蔺云在一旁沉默稍许,而后负手道:“确实可惜,我像你这样的时候,第一炉丹药就成了四粒,而且你还观摩我数次,好好练吧。”

        “嗯。”

        宁言点头,再度开炉。

        蔺云在一旁看着,过片刻,他看向外边,稍稍皱了皱眉,接着踱步离开了。

        宁言沉浸在炼丹中,根本没有察觉。

        过了好一会儿。

        他用气血冲开丹炉盖子,用器具捞出药膏,细细搓成丸子,量差不多的情况下总有四颗龟灵丹。

        宁言喜不自胜:“成了,我炼成了五颗……咦,人呢?”

        他四下看了看,没找到蔺云的身影。

        “算了,不管。”

        ……

        “怎么样了?”

        “嗯,炼制了几瓶丹药,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我看看。”

        蔺云接过来,一瓶瓶开盖观察。

        随后,他皱了皱眉。

        宁言心一紧。

        “怎么了,有问题吗?”

        “不,你这数量……嗯,应该一炉有个五六颗的样子,算是及格了,根据气味、成色判断,丹药效果也还不错。”

        蔺云夸道,“你调整了凝丹手法?”

        “对,您是肉身十重以上的武者,而我只有肉身五重,撑死也就六重,所以我就修改了最后凝丹的手法,先把它熬制成膏,再搓成圆形。”

        “……”

        蔺云张了张口,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数秒,他才道:“这是古法,很早以前的炼丹师是这么做的,你能迅速调整、自己想到,确实颇具灵性。”

        “那后来呢,为什么没用这种办法?”

        “用法力凝丹可以省略一些步骤,成丹速度也会更快,所以这种法子慢慢被放弃了。”

        蔺云说道,“这批丹药是可以用的,我会让人带走,而且标注这是你炼制的。”

        “谢谢道长。”

        “没什么,你自己有本事抓住机会,跟我无关,明天开始我会专注炼制清脉丹,你炼制龟灵丹即可,其余事不要轻易打扰我。”

        “是。”

        宁言轻轻颔首。

        ……

        夜晚,宁言看着大大的“凶”字眉头难展。

        【天朔五年五月八日,晴】

        【大门镇封禁】

        【南宁海海盗逼近大门镇】

        【江州卫从北宁海驶入南宁海】

        【宋元被发现行踪】

        【无咎】

        【运数:60】

        宋元被发现了?

        但是。

        为什么被发现了,反而是“无咎”?

        宁言思索片刻,马上去竹屋底下取出了长枪防身。

        他想到了蔺云白天“消失”的情景。

        结合日历,蔺云很可能去找宋元了,但不知为何最后没动手。

        蔺云应该有所安排。

        可是。

        命是自己的,即便蔺云有准备,自己也需小心行事。

        宁言抱长枪,半睡半醒——

        他不敢睡死。

        半夜时分,宁言正有些松懈时,陡然听到了一阵轻微脚步声。

        很轻微,但这一刻,却如闷雷一般。

        他瞬间弹起,握住长枪。

        下一瞬——

        啪啦~

        门墙破开,一把刀闪着光芒,往宁言斩来。

        刀身一晃,屋内白茫茫一片。

        宋元!

        宁言浑身汗毛倒立,气血炸开,长枪横着挡住。

        “死!”

        宋元厉喝一声,身上气血滚滚如烟,玄辉浩荡如火。

        眨眼功夫,他已提刀到身前。

        宁言能感觉到——

        这一刀接不住。

        不!

        或许可以!

        宁言挥手撒出一片药粉,有辣椒粉、凝神散等等,他自己屏住呼吸。

        面对滚滚巨力、气血,他鼓足气血,将对方视作大浪、大潮,并不直接抵挡,而是以沧浪诀的法门用劲卸力。

        随后。

        嘭!

        宁言借力后退,直接冲破了竹屋墙壁,往后逃去。

        宋元还要再追。

        然而。

        “宋元,你还真敢来。”

        “你没在闭关炼丹?不可能!你伤了我,但自己的丹毒也压不住才对……”

        宋元脸色骤变。

        蔺云淡淡说道:“你那点本事还想激发我体内丹毒?”

        “呸,我看你撑到几时!”

        宋元大喝一声,挥刀斩向蔺云。

        可是。

        刀至半途,他身影迅速往宁言逃走的方向杀来。

        然而。

        嘭!

        脚下竹子炸开,两枚玉石熠熠生辉。

        蔺云扔出一枚火星子,霎时间,丹炉下火焰升腾。

        随后——

        剑一挑,火焰化作漩涡而来,瞬间绕住宋元四周。

        紧跟着。

        剑如流星,划过夜空。

        神变!

        蔺云驱动穴窍之能,剑出斩敌。

        宋元却凶性大发,厉吼一声冲过火焰往宁言那边杀去。

        这可不是一般的火。

        它受灵石、阵法催生,威力更上一层,火色炽白威力莫测。

        冲出火阵,他浑身染着火焰。

        “小贼,受死!”

        宋元厉喝,循着气息往宁言这边杀来。

        硬闯火阵是他唯一生路。

        可是。

        他已经疯了,不管不顾,唯一目标就是杀死宁言。

        宁言并不后悔。

        再来一次,他还是会杀死宋燕——

        不杀宋燕那心眼小的婆娘,对方会一直找机会杀他。

        没有对方可以杀他,而他不能杀了对方的道理。

        他没有跑远。

        宋元毕竟是肉身十重,即便失去神变之能却也非常人能敌,自己想跑过他根本不现实。

        唯一希望就是——

        蔺云。

        他正想着,一道火焰剑光从药庐内斩出。

        火凝成剑,仅一指大小。

        可是。

        肉身十重亦不可敌。

        宁言正打算用枪抵挡刀势,只见刚才狂奔的宋元眉心火红一点,接着炽白火焰往四周蔓延,吞噬整个头颅。

        宋元在错愕中,整个头被火焰吞噬。

        蔺云缓步走出来:“我故意放出诱饵,没想到你还真吃,真是愚蠢透顶。”

        “蠢货。”

        蔺云收剑。

        宋元轰然倒下。

        宁言坐在地上,气喘连连,同时也有几分难以置信。

        宋元……

        就这么死了?

        他抬头。

        这一剑好像不是神变的剑术,否则宋元也不会如此震惊。

        “本来想第一时间出手,但你好像挡得住,我就再等等。”

        “……”

        宁言嘴角抽了抽,抹去嘴角鲜血,“下次您大可不必如此信任我,完全可以早点出手。”

        “呵呵,没下次了。”

        蔺云看了眼宋元,“收拾一下,我去炼丹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