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对练,沧浪精髓

第四十一章 对练,沧浪精髓

        “总算炼完了,下午若材料没到,就可以专心修炼。”

        宁言伸了个懒腰,而后看向前门。

        樊泽还在巡逻,眼神扫视四周十分警惕。

        反观另一边……

        看似杵着长枪站岗,可姿态古怪,若有人偷袭根本不可能反应过来,很大可能是已经睡着了。

        不过。

        宁言不会直接去触霉头。

        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劝之无用,等到能者上、庸者下,自然有后悔的时候。

        他起身收拾东西。

        昨晚跟宋元的战斗,把竹屋破坏得不轻,连门都是破烂的。

        趁着有时间,正好修补一下。

        毕竟。

        睡在大堂的是自己,而不是蔺云。

        ……

        “宁兄弟,要不要帮忙?”

        “不用,就搬一些木头过来修个门和墙壁,你坐着歇一会儿吧,这时间应该没那么多不长眼的。”

        宁言谢绝了帮助,并且让他坐下歇息。

        樊泽挠挠头没说话,但也没有坐下休息,而是继续握刀站岗。

        他看了眼,自顾自做事。

        修缮完房门、墙壁,宁言才有闲暇跟樊泽聊天。

        聊了才知道,樊泽也不是大门镇的,而是乐县人,跟宁言算是老乡,过了乡试被分配到这里,已经有五个年头了。

        他想调回去。

        “想回去?”

        “怎么能不想,大门镇不是好地方,上一任捕头只敢混日子,陈头有手段、有实力,可惜过几个月估计就走了。”

        樊泽低声叹气,“还是回去好,安生,没那么多事。”

        “回去也挺好。”

        宁言想了想,不禁点头。

        像四海帮为何猖獗?

        因为背后有大族、大官扶持,他们这些捕快根本不敢插手,以后情况眼下还不好说——

        先看人头能落几颗吧。

        当然。

        眼下的难关还是海盗。

        海上宗门被大军横扫,如今又被包围在南宁海,必作困兽之斗。

        “樊兄,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练一练?”

        “嗯?”

        樊泽迟疑片刻,“损耗气血,万一有敌人……”

        “无妨,我有兽肉和丹药。”

        “这,好吧。”

        樊泽轻轻点头。

        比想象中还要成功!

        宁言暗喜。

        随后,他展开架势,以拳法跟樊泽过了几轮,两人都用上了气血,一人打、一人接,过了几招后——

        樊泽挠挠头,脸上浮现怪异之色。

        “宁兄弟,你的武功该不会是四海帮的拳法吧?”

        “你还知道四海帮的武功?”

        “嗯,我跟尤水济交过手,被打得不轻。”

        樊泽憨厚地笑了笑。

        宁言嘴角抽了抽,一阵无言。

        这家伙……

        果然是个愣头青。

        不过。

        愣头青吃亏多了,也渐渐变得沉默、不再作为,这就是大势下的无奈。

        普通人想做事太难了!

        宁言沉默一阵,而后道:“确实是沧浪诀,我无意中在他尤水济书房中得到的。”

        “我感觉你沧浪诀使得比尤水济好,那家伙是死把式,看起来强,实际上只是仗着境界高而已。”

        樊泽很老实地说道。

        “我其实是想借樊兄之力帮我突破境界,如果樊兄肯帮忙,在下必有厚报。”

        “不用不用,沧浪诀也挺有意思的。”

        樊泽歇了一阵,而后起身继续打。

        这回……

        他的拳法变了路数。

        先前樊泽拳法灵活奇诡,而现在则变得大开大合,每一击力大无穷。

        宁言接、化,却无法将化来之力用以攻伐——

        对方每一拳速度太快了!

        这才是六重的实力。

        自己先前杀尤水济、宋燕他们,都是精心设计,最后趁其不备一击毙命,并非自己实力就达到能杀他们的地步。

        不过。

        生死搏杀并非擂台比武。

        天时地利,本就武者必备要素,不懂利用天时地利,练一辈子也只是个普通武者。

        宁言抛却杂念,视拳力如潮水。

        每接一拳,他都感觉自己胸口的凝聚的气血团自动跳跃一下,而且他慢慢开始习惯了这样的拳法。

        “小心了!”

        樊泽提醒一句,紧跟着拳如摆锤,抡圆横扫而来。

        宁言眼神一凝。

        一手拳、一手掌,左手接住拳头,借肩、腰等部位卸力转化,随后——

        身体右转半圈,借对方拳力,加大了右边力道。

        中正一拳,如枪如剑。

        樊泽迅速回转接招。

        然而。

        宁言手臂一晃,已然错开位置欺近身前,接着猛地用劲、气血炸开。

        樊泽被击退数步。

        “好拳法!”

        他不禁轻声赞叹。

        宁言收拳若有所思。

        这一击并非拳法,而是借手用枪,实质上是中平枪法。

        拳运枪术。

        宁言隐隐觉得自己把握到了什么,但又说不清、道不明,状态颇为玄奇。

        “再来!”

        ……

        傍晚,宁言昨晚煮的兽肉便已见底。

        但是。

        效果也非常显著。

        他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力气比之前大了许多,对沧浪诀领悟也更高了,关键是,他明白了该如何修炼。

        再练一练气血,今晚应该就能突破!

        “宁兄弟好厉害。”

        樊泽不禁感叹。

        他不赞同彭举“运气”之说,但也只是觉得宁言在炼丹方面天赋太好,而他不具备这样的天赋,只能暗暗羡慕。

        如今看。

        宁言可不只是炼丹。

        从一开始被他压着打,到最后融会贯通,能将他完全压制,前后总共也不过半天时间。

        到后边,他使全力,宁言也能化去并借力。

        太厉害了!

        “宁兄弟,你这才是沧浪拳,不,你这武功说是拳法,实际上是一种运劲、运气的手段,只要掌握了,任何武功皆可融入。”

        樊泽一边啃狼骨,一边说道。

        宁言点头:“我也是后边才想到,可惜此法止步于肉身境。”

        “肉身境就很可以了。”

        “这倒是。”

        宁言颔首。

        正此时——

        “你们吃什么呢?”

        彭举从后边过来。

        樊泽看向宁言,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宁言笑了笑:“三目狼的兽肉,昨晚剩的,腥得很,彭哥要是不嫌弃可以坐下一起吃,就是凉了一些。”

        “兽肉?不嫌弃,怎么……咳咳,那就多谢宁兄弟了!”

        彭举轻咳一声,连忙拱手坐下。

        宁言遂不再谈武功的事,而是随意聊着关于海上群盗的一些奇闻异事,基本属于侃大山,没什么聊天的主题。

        樊泽虽然老实,却也看出宁言不愿在彭举面前多说,也没提之前的事。

        不过。

        宁言回屋后,他倒有些奇怪地问:“你刚才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来?”

        “我到外边巡察,费了一些时间。”

        “还是不要吧,咱们任务就是保护好药庐。”

        樊泽迟疑片刻后道。

        彭举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但我就在周围转,也算是扩大巡察范围,没有违反头儿的吩咐。”

        “呃,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