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玄幻奇幻 - 苟在大乾趋吉避凶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怪伤,二品药材——剑芦

第六十章 怪伤,二品药材——剑芦

        宁言有些汗颜。

        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可能发现沧浪诀的事没能瞒过老人家,但对方没有介意,反而将拳谱送上来,要求还如此低廉……

        这让他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辩解一番吧。

        显得自己虚伪。

        不辩解,又有些不太好意思。

        好在戚雅根本没纠结。

        “你怎么变这么厉害了?怎么练的!”

        “多吃东西,多练,多琢磨。”

        宁言回答。

        戚雅坐在一旁的竹凳上,说:“你躲开我师兄的能力是什么武功,方不方便说?他最近急死了,一直在琢磨如何破解。”

        “骤雨剑剑影再多也只是欺骗眼睛的手段,剑本身只有一柄,只要不用眼睛去辨别就能分辨出精确的位置。”

        “就这么简单?”

        戚雅有些难以置信。

        宁言轻轻点头:“就这么简单。”

        “那捕风手?”

        “也是一个道理。”

        “好像是,但能练出不需要眼睛都能精准判断位置、距离,这样的本事也很了不起!你真厉害,有了机会就能迅速变强。”

        戚雅语气带有几分崇敬。

        宁言微笑摇头。

        说白了,他只是攻其无备——

        两边的准备、信息差不是一星半点,而且还藏了一手呼吸养气术,能赢一点不意外。

        戚雅继续聊了一会儿。

        主要是问后续大门镇发生的事。

        她当时跑得匆忙,回到风罗山后消息闭塞,根本不知道大门镇发生的事,只知道江州卫跟海盗在大门镇做了一场。

        宁言简单讲了一些。

        某些不方便的部分,他便没有提及,只是描述了普通人能知道的大概。

        戚雅听得热血沸腾、直拍大腿,口中唾骂着“宋燕”说“不是好东西”之类的,表情那一个叫畅快。

        谈及宁言一枪捅死,她更是抚掌称快。

        夜已深,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戚雅恋恋不舍,但还是起身离开。

        夜色下,蔺云腰挂酒葫芦从桥头出现,抬头看了眼而后微微一笑。

        “怎么样?”

        “换了修身诀,如您所说,气血掌控稳定了很多。”

        宁言回答。

        “炼过丹药吗?”

        “没,还在适应。”

        “也好。”

        蔺云看了眼地上痕迹,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

        这也正常。

        炼丹师也好,当武馆教头也罢,都是为了让自身变得更强。

        冲这玩意儿来的极少。

        宁言练武资质极高,见猎心喜一点不奇怪。

        “明天有几个病人,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好。”

        ……

        次日,药庐关门。

        宁言跟着蔺云出了大门镇,前往西郊。

        镇西角落是黑市。

        黑市外,比较远的地方有一片农田和村庄,他们沿着田间小道往村子而去。

        宁言还是头一回来。

        他瞧了瞧四周,村子还算热闹,田间还有不少人在劳作,似乎在拔一些枯萎的苗,栽种新的。

        再往村里走,道路逐渐缩小。

        到里边就拥挤的很了,有些房间甚至怼到了另一家对面。

        七弯八绕,总算到了。

        这是一个稍显破旧的小屋,宁言还没靠近,就听到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他低头钻入屋内。

        紧跟着,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床上,身上散发着一股臭味——

        有一部分是血液的腥气,另外则是药材的气味。

        宁言观察了一下,心头了然。

        这位是个猎户!

        蔺云走进来。

        男子嘴唇颤抖,说:“道长,您这是……”

        “来看看你伤情,好一些没?”

        “好多了,就是疼,没法去打猎。”

        中年男子说道。

        宁言看了他一眼:“能看看吗?”

        “当,当然。”

        他受宠若惊,连忙坐起来。

        宁言打开缠着的药包,细细看了眼伤口,而后皱了皱眉。

        伤很奇怪。

        像是剑刃所伤,但又很奇怪,这伤势——

        更像是他自己的气血所伤。

        他皱了皱眉。

        “道长,这伤势?”

        “呵,你怎么看?”

        “像是被他自己气血所伤,按照医书所言,应该先平自身体内气血,再去治愈伤口,您建议他用的药应该是搜集二品百草露,再用恒心草外敷治愈。”

        宁言分析说道。

        百草露是二品药材,为早晨草药枝头晨露,有振气、调和之效,可调解他体内的气血混乱。

        恒心草则聚元、养气。

        两者结合,可消弭此处怪异的气血混乱之症。

        蔺云满意地点头:“你分析的很到位,但能看出来他伤势原因吗?”

        “这……”

        宁言细细瞧了好一会儿,接着把药草敷回去,蹲在边上琢磨。

        想了会儿。

        “剑芦还是剑心竹?”

        “应该是剑芦,如果是剑心竹,他的伤口会更狭窄、更深。”

        宁言回想着药材的特性。

        他现在只背了三品以下的药材特性。

        剑心竹是三品药材,入药可活血,竹身能蕴养剑气,以至于叶片都带有强大的攻击性,有些宗门甚至以剑心竹为材制造武器。

        若是剑心竹所伤,猎户回不到家,更见不到蔺云。

        “好了,你慢慢休息。”

        “诶好嘞,道长您慢走,小宁先生也慢走。”

        “谢谢。”

        宁言回身行礼,而后出他家门。

        蔺云轻轻点头:“他受伤是前些天的事,这株剑芦应该在月底成熟,到时候你可以去看看,就在这边对出去的山尖上。”

        “!!!”

        宁言往他指向的地方看出去。

        那是西郊外的山,很矮,药帮的记载没写那边有什么药材。

        没成想竟有剑芦生长。

        真是不得了!

        剑芦蕴养虽是剑气,但就肉身境而言它还只是一种特殊的气血运用之法,枪、刀同样能驾驭、运用。

        这可是好东西!

        “道长,您……”

        “我用不上,而且我走那会儿它才开花成熟,对了,最好在那之前蕴养完肺部,剑芦之花对肾脏蕴养大有裨益。”

        蔺云继续往村落另一个地方走。

        特殊病症不多。

        下一个是正常的内伤,就是隐蔽一些,宁言跟着看了一天的病,外伤基本判断对了,但内伤就难了一些。

        蔺云没有强求。

        人体内复杂万分,除非达到肉身九重、十重,否则很难判断准确。

        以宁言天赋……

        资源足够的话,达到肉身八重、九重应该不难。

        慢慢来就行。

        宁言听得也很专注,非常入迷——

        医术是很有用的。

        它不止可医治别人,反过来,也可以让自己明白哪里更脆弱,野外如何生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