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在港综世界抓诡在线阅读 - 第6章 双方都觉得赚了

第6章 双方都觉得赚了

        相比于资金,苏浩现在缺的是消息渠道,是各种经验包,加入杂务科本身就是为了获得一条稳定的消息渠道。

        现在,他又打起了本地人的主意。

        完全可以师夷长技以制夷嘛,让这些本地土著来帮他打探消息。

        《旺角卡门》的故事发生在旺角区,之前属于九龙半岛最小的一个行政区,从1994年开始,旺角区与油尖区(前称油麻地区)合并为油尖旺区。

        自己在油尖旺区居住,因为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过还好,作为一名穿越者,苏浩的脑子反应一向很快。

        接下来等待他的就是将这些收集到的消息集中起来,挑选最弱的闹鬼地方过去刷经验包,以及搞钱。

        还有不断探索这处未知世界。

        为什么会选择乌蝇?

        一是因为碰巧遇到了对方。

        二是对方本身是一名渴望出头的小混混,在生态链中正好处于被苏浩完全拿捏的下一级,且性格十分有特点,除了穷连死都不怕,应该也不会怕鬼吧?

        原著中乌蝇最后为了3万块港币领了帮派下发的杀手令任务,去杀一名被警方保护的证人,求锤得锤死在警察枪口之下。

        自己选择将对方卷进来蹚浑水,作为外围找鬼成员,也算是间接救了他一命。

        道德上并不存在任何的负罪感。

        以上种种,是苏浩选择和乌蝇谈这笔买卖的原因。

        苏浩嘴中含着的一根烟还未抽完,乌蝇就和小弟阿西商量完毕,两人兴致冲冲的返回苏浩面前。

        乌蝇潇洒的掏出一根万宝路含在嘴上,故作大佬姿态的在半空中弹了弹烟灰,还未开口,苏浩已经知道了对方的选择。

        “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下,正好在九龙城区有这么一处闹鬼的房子,位置十分偏僻,一般人还真的不知道,趁现在还有巴士车,要不今晚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乌蝇说完用眼神不停的瞟苏浩上衣的口袋。

        根据之前两人的约定,给出一条消息就付他们一千港币,若是核实无误后再付剩下的一千港币。

        乌蝇如此姿态,也是在担心苏浩说话不算数。

        毕竟这笔‘买卖’赚的太轻松了,好似苏浩在上杆子送钱给他。

        苏浩笑了笑,很识趣的伸手掏出钱包,从里面分出一张一千面额的港币递过去,“你先把地点告诉我,今晚去不成,不过明天等我下班后我们可以约好一起过去,我这人说话向来算数,这是一千的消息费,希望你不要拿假消息骗我,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乌蝇大大咧咧的接过港币,在小弟阿西的羡慕眼神中一把塞入口袋,拍着胸脯打包票道:“我哪有这么沙雕敢骗你们条子啊,我是担心剩下的一千港币你不肯付账啊,那就这样说好了,明天一起过去,这种类似的闹鬼屋其实还有几处,等这次结束后我们再谈下一笔买卖。”

        接下来两人互通了电话。

        苏浩给对方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一款诺基亚二手旧手机,而乌蝇给他的则是一台座机号码,说不定是家附近的某个公用电话亭。

        苏浩也懒得管这些,只要他给钱积极,大部分时间应该都是对方主动求他才对。

        两拨人分开后,乌蝇喜滋滋的再次掏出怀中一千港币放在眼前,好似在欣赏一个绝世美女,他用手指弹了弹纸币表面,一面大力拍着身边阿西的头,一面潇洒的对着空气吐着烟雾,心中已经开始畅想着如何花掉这一千港币。

        “听说托尼的场子内新来了两个月南妞,正好可以过去做一个马杀鸡套餐,我身上的18厘米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小弟阿西眼馋的盯着乌蝇手中的港币,叫苦道:“大哥,我摆酒的钱还没着落呢?”

        “慌什么?今天遇到了一名热心条子给我们送钱,像这种闹鬼的地方我都不用多打听就知道好几处,你回去后也找那些巷子里面的大爷大妈打听打听,摆酒钱还不是轻轻松松?”

        “明天记得和我一起陪这個条子走一趟,免得他找理由赖账。”

        阿西满脸的佩服道:“大哥,那处公寓真的闹鬼啊,据说连乞丐都不愿上去住,我们把他领上去拿到钱就走人,我们就不要进去了。”

        啪嗒一声。

        乌蝇再次重重拍在阿西头顶,呵斥道:“想一想你女朋友三个月大的肚子,再想一想摆酒席缺的钱,你还怕不怕?”

        阿西如此一想后果真胆气大了几分,摇了摇头道:“大哥,我心中好像不怎么怕了。”

        “这不就得了,记住,这个世界除了穷,老子谁都不怕,还怕鬼?”

        乌蝇和小弟阿西的谈话苏浩没听见,他靠在小卖部门口的一棵大树下抽完烟,将烟蒂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

        门口的贵叔一直未走,将刚才几人的谈话内容听了个一滴不漏。

        他此番倒表现得忧心忡忡,主要是他有一个侄女,今年刚好22岁,大学毕业进了一家报社实习当记者,和苏浩年纪差不多,长得也不差,早就有了将侄女介绍给苏浩的念头。

        在他眼中,苏浩相当于他未来的侄女婿。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会已经自动带入进家长的人设中,为苏浩的未来担心起来。

        “阿浩,你现在刚参加工作,一切以工作为重,这种探寻鬼屋的刺激活儿还是不要干了,收收心早点立功升职才是王道。”

        “还有,就算有了薪水也不要胡乱花啊,留点钱娶媳妇不好?”

        贵叔以为苏浩和那些年轻精力无处发泄的小年轻一样,偏爱刺激和探险。

        这显然不是正道。

        苏浩将地上的塑料袋提起来,从怀中掏出一张50面额的港币递给贵叔,“这是刚才的两包烟钱。”

        “贵叔,其实我这也是为了工作,港督新上任没多久,前几天给我们警务部门开会传达重要精神,说要建设宜居和谐美满的文明城市,破除一切封建迷信,我这也是在缴纳投名状啊。”

        “关系到我能否转正。”

        贵叔听他如此解释,也就不再劝了,不过递过去的50面额港币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阿浩,两包烟钱你和我客气什么,刚才要不是遇到你,这两个混混我还不好对付呢,对了,我之前和你提过的……我有一个侄女,现在在报社当记者,叫紫宁,绝对的靓女啊。”

        “恰好伱也没有谈女朋友,正好便宜你小子了。”

        “咯,这是她的电话号码,你一会抽空主动联系一下,男人嘛,就应该主动一点。”

        贵叔说完回屋拿了一张纸条过来。

        苏浩接过扫了一眼,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其实贵叔有个当记者侄女的事整个楼道的老人基本都知道,之前苏浩还未从警校毕业时不见对方主动介绍,这会分配了工作才开始介绍,未尝没有看菜下饭的意思。

        这种人情世故苏浩自然不会拒绝。

        又从贵叔小卖部白嫖了一罐可乐,打完招呼走人。

        你都开始图我身子了,白嫖一罐可乐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