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在港综世界抓诡在线阅读 - 第17章 准备

第17章 准备

        乌蝇继续从编织袋中往外掏东西。

        除了以上这些硬通货外,后面还有一包烟一个打火机,以及几罐生力啤酒,还有两斤卤猪头肉,以及一整只烧鸡。

        喝生力啤酒,广交天下朋友。

        接下来就进入到愉快的一人独饮环节。

        不知道是不是心中始终悬挂着一把利剑缘故,往日酒量尚可的乌蝇几罐啤酒下去就有了醉意,紧跟着在铺盖上一躺,裹着被子昏昏沉沉睡过去。

        另一边,苏浩在视察完3号房间后也选择提前回家做准备。

        趁着下午未下班,提前回一趟杂务科,养老院的出警情况最好当面和黄耀祖汇报一下,再交一份纸面报告上去。

        除此之外,还缺一些工具。

        主要是摄像头。

        一小时后,苏浩出现在杂务科办公室内,老板椅后面依旧看不到黄耀祖人影,接线员彭柄继续老样子半死不活的蹲在办公桌前玩电脑,玩的还是土的不能再土的俄罗斯方块。

        茶几前的沙发上蜷曲的躺着一个人,不是李国强是谁?

        看来这货来这边时间不长,已经发觉自己和整个杂务科的环境格格不入,有了破罐子破摔的倾向。

        苏浩问彭柄,“黄sir呢?”

        “不知道,他是长官,去哪也不会和我说。”

        “报告单给我一份。”

        苏浩接过报告单,拿笔在上面刷刷刷的填写下出警的基本信息,填完后搁在黄耀祖办公桌上面,发现已经提前放了一张报告单。

        苏浩随便瞥了一眼,转过头瞥了瞥李国强,后者已经从沙发上直起身体,正一脸较劲的姿态看过来。

        不用想也知道桌面上提前放置的那份报告单是谁的。

        黄耀祖已经明确说了会站在他这边,等待李国强的说不定又是一次训斥和社会的毒打。

        不经历毒打,永远不知道社会的现实。

        苏浩也懒得管他。

        径直来到彭柄身边,扔给他一根烟,朝外撸了撸嘴,“有没有空,出来有点事和你说一下。”

        彭柄回头看了看办公室泾渭分明的两人,已经聪慧的察觉到李国强和苏浩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矛盾,不过一向沉默寡言的他也懒得多管闲事。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玻璃门将李国强的视线隔绝开,他抿了抿嘴,有一种被同事孤立了的感觉。

        办公室外走廊门口的车棚中,苏浩探过身子主动帮对方点上烟,问道:“我们科室有没有空余的摄像头?”

        彭柄疑惑的望了苏浩一眼,点了点头道:“我记得仓库里面好像有一个,一会进去帮你找一找。”

        抽完烟,彭柄手中多了一串钥匙,来到走廊中一间写着储存室的房间外,一面用钥匙开门,一面介绍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杂务科一个冷门科室为什么能独占这么大一块地盘?”

        “是呀。”

        原著中的故事线并没有交代这一点,苏浩也有些好奇。

        他之前从大厅门口进来时发现这里的占地面积不小,而且两边各有一处走廊,左边是杂务科,右边则空着,明显有些不正常。

        这么大一個地方,就这样被荒芜了?

        咔哒一声。

        彭柄打开储存室门,开灯,里面的空间十分杂乱,杂七杂八的桌椅和道具扔在里面,还有几台废弃的电脑显示屏堆砌在角落,最外面靠门旁边放着一个类似储藏柜的柜子,上面贴满了纸条。

        彭柄咳嗽了两声,拉开其中一个柜子,在里面翻了翻,找出一个类似塑料闹钟的玩意物件,他摆弄了两下,揭开外面的壳子,里面露出一个小巧隐蔽的摄像头。

        只不过这个摄像头设置得十分巧妙,摄像口正好安置在闹钟表面的正中央齿轮处,加上这一块地方颜色较深,将摄像口巧妙地隐蔽上了。

        彭柄将闹钟交给苏浩,“这玩意是一个车载行车记录仪,上次我和黄sir出去查案,死者就是车主,记录仪被当成证据拿回来研究,后来那个案子不了了之,这玩意就搁在我们这边吃灰。”

        “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一会还要充电才知道。”

        苏浩摆弄了两下,发现这东西别的不说,隐蔽性极好。

        他将东西递到彭柄手上,“那就麻烦你一会帮我充电顺便检查下功能是否正常。”

        彭柄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小时就下班了,时间应该够,不过里面的录像只能保存24小时,过了时间自动被后面的录像覆盖掉。”

        苏浩想了想,24小时够用了。

        两人出了储存室,许是这根烟和苏浩主动结交讨好的态度起了作用,彭柄主动又透露了一个信息,“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每到六点我就准时下班?一分钟也不想多呆?”

        苏浩不解,六点下班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彭柄突然故作神秘的用手指了指走廊对面,“那边原先是我们九龙城区警务系统的法医中心,后来出了一些恐怖的事,请了道士过来驱邪,最后说这边风水不吉利,法医中心的人全部搬走了。”

        “给你一句忠告,晚上最好少来这边。”

        苏浩想了想原著,里面也没有这方面的情节,不过有一点他记得很清楚,黄耀祖经常一个人来这边呆到很晚,还有一个经常给他送外卖的小姑娘出现。

        “那黄sir呢?他每天晚上也走得早?”

        彭柄迟疑了一下,“黄sir经常酗酒,孤家寡人一个,做梦都想退休,可能胆子比较大吧。”

        想了想又叮嘱道:“千万不要和黄sir说。”

        经过这么一件小事,两人间有了共同的小秘密,关系一下子被拉近了很多。

        苏浩发现彭柄表面上看着对谁都冷淡,内心还是很友善的,至少对他是这样。

        这种和上司有关的消息,一向是职场大忌,如果相互间的信任不够,是肯定不会偷偷告知的。

        两人回了办公室,经过彭柄充电检查了一下后,发现闹钟式摄像头能用。

        六点一到,办公室的三人瞬间打卡下班,整个杂务科一下子空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