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在港综世界抓诡在线阅读 - 第42章 做饭的人

第42章 做饭的人

        苏浩刚进门时就快速将房间内的环境扫了一眼,这是一栋普通的两居室,大约五十平方米左右,里面被收拾的还算干净。

        一共有两个卧室,门都是开着的,里面没人,其中一间卧室内有一扇窗。

        苏浩也顾不得多说,直接向有窗户的那间房走去。

        身后的何文凤还在絮絮叨叨,“孩子,你今天不该过来的,这桌子上还有几张黄符,是我去寺庙求的,你贴在门上,一会千万别让她发现。”

        “就算被发现,无论她说什么,你都不要开门。”

        “唉,这么多年,她也该解脱了。”

        苏浩转身拿上黄符,回到卧室迅速将门锁上,将三道黄符依次贴在门后面。

        他用手电筒对着房间扫了一眼,发现这是一间主卧室,墙边搁着一张收妆台,床上并无被褥,只是罩着一张白色的床单,明显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了。

        苏浩来到窗边,拉开窗户,发现外面订着三块木板,胳膊可以伸出去,但身体不能出去。

        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九龙城寨鱼龙混杂治安太差,二楼距离地面也就3米5高,外人搬个梯子就能轻易爬上来。

        苏浩主动选择这间有窗户的房间,潜意识中已经做好了见势不妙跳窗跑路的打算。

        眼看八点半越来越近,他二话不说踩在房间中的凳子上,用脚使劲揣窗户外的木板。

        许是年代太久远,这些木板在风吹雨淋中早已腐朽。

        砰砰砰……

        只是三脚,木板就被踹断。

        就在这时,苏浩似乎听到了楼下铁门被合上的声音。

        这铁门他们刚才进来时用卡钳将门锁破坏掉,推开后门会自动合上。

        紧跟着楼梯上响起了一阵清晰的高跟鞋声。

        苏浩的心跳瞬间提到了嗓子口,头脑中不由得多出一个疑问,“如果这位何太太是僵尸的话,怕是已经死了50年,尸体早已腐烂,为何还有高跟鞋的声音?”

        随后他又想起了警务系统绝密档案中的一条消息,这50年来,只在诊所附近发现了10多具或残缺或完整的尸体,但现场仍有许多血迹找不到苦主,最后统一报了个失踪。

        莫非这何太太的阴魂又找了一具新的年轻躯壳?

        这样一来的话,对方就不一定叫僵尸了,而是一具被阴魂占据了尸体的变异僵尸。

        苏浩心中紧急的盘算此行的风险。

        他的金手指现阶段只能对付阴魂,上限最多是陈福来这样的恶鬼级别,对付僵尸那就力有不逮了。

        众所周知,阴魂是魔法攻击,而僵尸是物理攻击。

        他仍然选择冒险担当吸引僵尸的角色,手中的凭借除了风叔和黄火土外,就是新爆出来的技能【绝对气运附体】

        以及他对那段鬼妈妈故事的了解。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此行看似危险,实则危险程度并未超出他的掌控范围。

        苏浩看了看身后被破坏的窗户,以及手中装着朱砂的布袋和一张符咒,一枚玉佩。

        其实他的退路早已准备妥当。

        就在苏浩做好了迎战的心里准备时,外面客厅突兀的传来一声推门声,紧跟着高跟鞋的脚步声就出现在苏浩耳边。

        这次的脚步声和楼道中又不一样,可谓近在咫尺。

        苏浩看了看被贴在身上的符咒,在踏入九龙城寨前,风叔已经为每个人准备了一张,此刻就贴在苏浩肩膀上。

        这黄符有示警的功能。

        符咒突然无声自燃起来。

        苏浩拿下符咒扔在地上用脚踩熄,却不想这轻轻一踩的动静让屋外的高跟鞋脚步声停顿了一会。

        紧跟着,高跟鞋脚步声就出现在门口。

        房门动了一下,似乎有人在推门。

        一连推了几下后,很快变成了拍门,然后是撞门,这道门在贴了三张何文凤交给他的黄符后还算坚固,对方见撞门没有效果后再次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阿浩,我是风叔,危险已解除,开门吧。”

        门外传来一声熟悉又诡异的声音。

        苏浩心中一咯噔,怎么可能是风叔?

        但刚才传来的声音却明明和风叔酷似。

        苏浩飞快的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也就是这位何太太的阴魂能力,极可能是制造幻境,不然按照当时那名赵大树出警报告单看,里面的尸体早已腐烂,为何六七岁大的何文凤还把对方当成自己未过世的妈妈。

        闻不到臭味,看不到对方腐烂的相貌。

        对于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而言,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最主要的一点,风叔是不可能穿高跟鞋的。

        难怪何文凤刚才对他叮嘱,“不管外面传出什么声音,千万不要开门。”

        想通这些后,苏浩直接爬上窗沿,大胆的开口挑衅道:“何太太,有本事你就进来啊。”

        “啊……”

        门外响起一声沉闷的吼叫,似乎被苏浩激怒了。

        紧跟着撞门声再次想起。

        如此几番后,噗通一下,门后面伸出了一双乌黑的利爪,直接穿破门板,从门外穿透过来。

        那双爪子触碰到贴在门后面的黄符后,宛如被触电一般迅速收了回去,随后那双利爪再次穿透门板,将木门的上半截直接击穿。

        原本贴在木门后面的三张黄符随着被击穿的门板碎块散落在地上。

        洞口外,冒出一张满脸流脓恶臭无比的脸。

        依稀能看出对方穿的是一件女士衬衣,头发被扎在脑后,一部分湿漉漉的贴在额头,年纪应该在20多岁的样子。

        苏浩又等了片刻,直到木门被完全摧毁后,毫不犹豫的从窗户上跳了下去。

        在跳下去的同时苏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膝盖主动弯曲,双臂微微环抱着膝盖,在落地的瞬间向前一滚,随即卸下了落地的冲击力。

        苏浩来不及细想,爬起来抬腿就跑。

        等到他跑到楼道口的那扇铁门前时,身后传来一声噗通的重物落地声,宛如一袋装着面粉的麻袋被人从二楼扔了下来。

        噗的一声闷响。

        他回头一看,发现身后的女尸直接从二楼窗户口跳了下来。

        苏浩只看到对方脚下的一双高跟鞋摔在一边,女尸已经歪歪扭扭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苏浩拉开铁门转身就跑,一面跑一面打开对讲机呼叫黄火土,“目标已经出现,我现在将她引上来,请道长做好准备。”

        “黄哥下来接应我一下。”

        苏浩也是手脚并用,单手按在楼梯栏杆上,一個跨步就是三四个台阶,22岁的苏浩刚从警校毕业,身手绝对当得起灵活两个字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