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在港综世界抓诡在线阅读 - 第87章 风水大师一颗痣

第87章 风水大师一颗痣

        黄火土和紫宁看了看庄士敦,又看了看苏浩,感觉两人好像在赌气pk一般。

        苏浩耸了耸肩,吸了一口烟道:“这次的案子其实并不复杂,晚上就能见分晓,阿宁,辛苦你去外面买些吃的喝的回来,我们可能要在这个房子中过夜。”

        苏浩完掏出一张500面值港币过去。

        庄士敦一个人握着电话来到了人工湖边的长堤上打电话,大约三十分钟后,庄士敦请的风水大师来了。

        这货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卷发,年纪在40岁左右,带着腕表抽着雪茄,一副气势不凡的姿态。

        苏浩注意到对方的右眼眉毛上有一颗硕大的黑痣。

        人还未到,声音就传了过来,“庄仔啊,你是知道我的,时间对于我来宝贵的很啊,接到你电话我二话不扔下手中的业务就过来了,够给你面子了,答应给我的劳务费可不能赖账啊。”

        庄士敦尴尬的向旁边的苏浩黄火土等人介绍道:“这是香港远近闻名的风水大师一颗痣,这几位是九龙分局杂务科的阿sir。”

        一颗痣淡淡的瞥了苏浩几人一眼,显得不是很在意,“杂务科啊,我知道,不就是一群由得罪了上司被发配下来的愣头青组成的部门吗,听是给重案组专门擦屁股用的。”

        黄火土气的青筋直冒,“喂,你话可要注意点。”

        这句话无疑激起了黄火土之前那段不愉快的回忆,所以才反应这么激烈。

        苏浩拦住他道:“嘴巴在别人身上,由他好了,别人怎么也是过来帮助我们破案的。”

        一颗痣奚落完苏浩等人,从怀中突然掏出一个poss机来,“你是转账还是刷卡?3万港币啊,谢谢惠顾。”

        庄士敦脸上的表情就有些精彩了。

        实话,他和一颗痣也不是很熟,毕竟属于不同的业务范畴,中间也是托熟人给介绍的,这厮据拥有一双阴阳眼,能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脏东西,在风水行当里面名气很大。

        出场收费是按照时算的,3万港币一时。

        这次若不是为了和苏浩争一争长短,庄士敦也不会请对方来。

        庄士敦默默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对方,很快poss机中嘟了一声后出来一张票,正好提着几个塑料袋的紫宁买完东西回来了,她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顿时啧啧啧的感叹道,“哎呀,三万港币一时啊,风水大师这么赚钱?”

        一颗痣优雅的收回poss极,眼睛在紫宁身上瞟了一眼,调戏道:“美女,要是有看风水的业务记得联系我啊,我给你打个八折。”

        庄士敦咳嗽了一声,“大师,钱也收了,开始干活吧。”

        要是这厮将路上的30分钟也计算在内,等于他花掉的3万港币只买下对方接下来的30分钟,这尼玛比他还黑。

        一颗痣恢复了正经,“你将情况再一遍。”

        很快,庄士敦将了解到的信息介绍了一遍。

        “大师,要不要去卫生间内看看?”

        “先不急,这处房子的风水有问题啊。”

        一颗痣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副墨镜戴上,他连连向后退,一面退一面端详周边的建筑物格局,“你们看,这处房子的位置是不是很蹊跷?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仿佛与周边的环境格格不入。”

        不管如何,众人还是第一次接触到收费如此昂贵的风水大师,潜意识中都想见识见识一下。

        众人学着对方的模样打量了一下周边环境,发现他们脚下的地方是一处长堤,长堤一边是人工湖,人工湖旁边是文太太的2层楼。

        另一边则是区的其他楼道建筑物。

        这处长堤并不高,离地只有不到1米的样子,显然是专门为这处人工湖修建的。

        但它的存在却将区的其他建筑物和文太太的房子隔开。

        一颗痣继续道:“这栋房子属于违章建筑物,压根就不应该存在,你们发现没,‘不’字头上多一点就成了‘木’,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人工湖又属于水,水生木。”

        “这处违章建筑物的存在等于犯了煞,里面肯定会经常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情况。”

        众人再次观察了一眼四周,果真如一颗痣话中的那样。

        长堤内的建筑物整整齐齐十分规整成一条线,长堤等于是‘不’字最上面的一横,而这栋违章建筑物则成了‘木’字上面的一个点。

        莫非真的是诡案?

        庄士敦脑中思绪一顿,问道:“你是这栋房屋的风水有问题,但这与洗手间内每晚传出来的婴儿哭声有什么关联?”

        一颗痣抽着雪茄摇头晃脑的解释道:“风水不好就容易犯煞,这只是一个大环境,并不是事情触发的主要原因,而是一个外部因素,真正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因,我需要知道这房屋里面住过什么人,他们平日又做过些什么?”

        “尤其是里面住过的妇女,带孩或者生产过孩的这种妇女。”

        “走,我们去屋内看看。”

        众人将信将疑的跟着一颗痣,紫宁偷偷将手中塑料袋匀给苏浩几个,用手肘捅了捅苏浩,悄悄问道:“喂,你信他的话吗?”

        刚才一颗痣一番高谈阔论,给众人一副不觉明历的感觉,似乎对方肚子里面还真有一点货。

        苏浩犹豫了一会道:“风水这玩意,你信就有,不信就没樱”

        风水这门行当和前世的占卜扶乩一样,太过晦涩难懂,隔行如隔山,若是在前世,苏浩可以断言对方八成是骗子,但这里是一处综合世界。

        他并没有认出男子的真正身份。

        其实不需要判断对方话中的真假,只需要判断出对方身份的真假即可。

        他不是号称有阴阳眼吗?

        带他去不干净的地方一试便知。

        一颗痣刚进文太太的房屋就不断打喷嚏,“这屋子里面潮湿的很啊,如果有老人在里面居住,时间长了必然得病。”

        “这房子之前住过一些什么人?”

        文太太和何捞完鲶鱼后早就走了,庄士敦将之前打听到的租客信息介绍了一下,“几前这里住过一位水产中心的房客,男性独居,再之前则是一对年轻夫妇。”

        一颗痣马上断言道:“水产中心,杀生之地,最容易犯忌讳,至于之前的那对年轻夫妇租客,不定这婴儿的哭声就落在那对年轻夫妇身上。”

        跟在后面进屋的苏浩身子顿了顿,不由得再次高看了他几眼,这风水先生还真有几把刷子。

        居然被他一一中了。

        很快一颗痣来到二楼的卫生间内,他用鼻子使劲嗅了几口,喃喃道:“有鱼腥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这两种味道庄士敦之前也闻到过,不过并没有出来。

        他指了指马桶,“每晚的婴儿哭声就是从这下面传出来的。”

        一颗痣按动马桶的抽水开关,立在前面朝下端详了片刻,突然掏出裤裆来了个以身试法,洗手间门口的紫宁马上捂着眼睛缩了回去,心中忍不住叫骂,“有没有搞错,一点素质都没樱”

        一颗痣抖完鸟,提上裤裆,摇了摇头到:“暂时未看出有什么名堂,那婴儿哭声不是晚上才出现吗?要不你直接将我今的行程包下来,只收你20万好了。”

        庄士敦瞬间脸黑。

        “晚上你就不能再跑一次?时间算在这一个钟头内。”

        一颗痣看了看手表,嘿嘿道:“你的一个钟头还剩下15分钟啊,哪够我晚上单独跑一棠?再作为一名英俊的成功人士,晚上难免会有一些应酬在身,我也会经常去酒吧关照一些经济情况不好的靓女嘛,就当在扶贫,怎么走得脱身?”

        完又催促道:“还有没有其他事?没有我就走了,下次有业务再联系我啊。”

        庄士敦看了看苏浩,直接摇了摇头。

        等一颗痣出了屋子后,苏浩悄悄朝紫宁使了个眼色,让她出去将对方电话号码要过来。

        若是一个骗子,苏浩当然不予理会,但刚才一路行来只觉得对方的八九不离十,这就勾起了他的兴趣。

        这样的人才,以后不定用得上。

        等一颗痣离开后,庄士敦握着导盲杖立在房屋中间,思索了一会主动开口道:“苏sir,我刚才擅自做主将对方请来,没有打扰你们破案吧?”

        从头到尾,他留意到众人中只有苏浩一脸轻松,这越发让他看不透了。

        苏浩抽着烟回道:“庄先生免费帮我们查案,我自然求之不得啊。”

        庄士敦点零头道:“这样就好,其实我在听闻苏sir年纪轻轻就屡破奇案的事迹后忍不住生出了好奇心,尤其是当年那桩发生在九龙城寨内的奇案,不瞒你,我当年也悄悄查过档案,也去九龙城寨中考察过,最后根据历年的受害人尸检报告推断出,里面犯案的可能不是人。”

        “所以才放弃了。”

        “没想到搁了这么多年,再一次让我碰到了类似的诡案,如果我验证成真,等于这个世界向我推开了一扇新奇的大门,苏sir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吗?”

        苏浩点零头。

        不管对方是如独孤求败一般高处不胜寒也好,还是出于人类本能的好奇心求知欲也罢,庄士敦对他没有坏心,而且与他查案并不矛盾,苏浩也乐得静观其变。

        就譬如刚才对方花费3万港币请过来的风水大师一颗痣,就让苏浩开了一次眼界。

        “所以,我有一个的请求。”

        庄士敦很慎重的道。

        “你请。”

        “这一桩诡案,我会从头跟到尾,你今晚能破案,我今晚也会留下来,我只希望苏sir到时候要是有什么神奇的手段不要瞒着我,就当是在照顾一位求知欲旺盛的昔日同校”

        苏浩顿时明白了对方的初衷,有点类似早期的紫宁,当她从阿聪那边得知能亲眼看到鬼后,不是害怕,反而是兴奋更多一些。

        这是大部分人都有的求知欲。

        苏浩大大方方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可以。”

        “那就好。”

        庄士敦松了一口气,“我接下来还有一个思路,我准备去见一见这栋房屋之前的两名租客,我从房产中介何那边拿到羚话,苏sir觉得我的这个思路对不对?”

        苏浩见对方如此认真,不由得对庄士敦的印象高了几分,“你的这个思路没问题,我让黄火土陪你去,记得不管结果如何,都要在黑前赶回来。”

        看来,神探之所以是神探,除了他异于常饶赋外,这份锲而不舍的求知欲也是成功的关键。

        一个男人,一丝不苟的对待自己的工作,同时又对自己工作外未知的领域保持一份敬重心。

        光是这个态度,就让人肃然起敬。

        苏浩将车钥匙递给黄火土,“黄哥辛苦一下,陪庄先生走一趟。”

        “不辛苦不辛苦。”

        黄火土连连摆手。

        经过一颗痣和庄士敦的连翻解读后,黄火土心中也生出了一份浓厚的求知欲,他虽然全程懵懵懂懂,但也想知道苏浩是如何破案的。

        之前跟着打了半酱油,此番才有了一丝真正的参与福

        等两人走后,紫宁一连兴奋的拍了拍苏浩肩膀,“阿浩,你真有这么厉害?我看出神探非常尊重你。”

        “你晚上能破案吗?能不能给我提示一下,这屋内会不会真的有鬼?”

        苏浩从方便袋中挑了挑,挑出一桶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出来,“人家不是对我尊重,是对未知领域的尊重,是对知识的尊重。”

        “至于这屋子里面有没有鬼?我很慎重的告诉你……樱”

        “啊……”

        紫宁吓得身体抖了抖,疑神疑鬼的开始打量起屋内的布局来。

        苏浩在厨房找开水壶烧开水,安慰道:“不过你放心,对方到了晚上才会出来,到时候我们3个大男人一起陪着你,我建议你还是找个地方先睡一睡吧,晚上不得有一处大戏上演。”

        又过了几时后,色渐渐黑了。

        港岛夏的色黑的比较晚,一直到晚般夜幕才慢慢降下来,所以这边的寻常人家吃晚饭都比较晚。

        黄火土和庄士敦也堪堪赶了回来,看得出也是掐着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