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中文 - 网游竞技 - 我在港综世界抓诡在线阅读 - 第102章 风叔:店小利薄概不赊账

第102章 风叔:店小利薄概不赊账

        次日,庄士敦的电话来了。

        “阿浩,你让我找的人找到了……风叔,从深水埗分局杂务科辞职后回了老家,在大埔区东平洲开了家红白喜事铺子,帮人驱邪看风水为生,只不过……”

        苏浩顿了顿,“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对方收费有点贵啊,几前刚帮一名游客驱邪,收了人家3万,我这里拿到了他的电话,你要不要?”

        苏浩一时间牙疼。

        之前他就猜测风叔辞职的可能性八成是真的。

        对于一般40多岁的中老年男人来,失业就等于塌了,但对于风叔这样有一技之长,还很精很专业的人来完全可以活得更滋润。

        要知道,这里可是港综灵异世界,用屁股想都知道不会缺少业务。

        至于大埔区东平洲,他依稀记得黄山村也属于大埔区,好像《驱魔警察》的剧情起点就是从东平洲开始的。

        难道《驱魔警察》的剧情尚未开始?

        香港的地理位置和18个行政区一共分为3大块,分别是香港岛内的4个行政区、九龙半岛的5个行政区,以及新界的9个行政区。

        大埔区位于新界9区里面的东北角方向,与深市很近,那边岛屿众多,属于风景旅游区。

        至于风叔驱邪一次的3万收费,实话并不算太贵。

        没听驱邪的对象是游客嘛,游客这玩意一般都是外地人,还有点钱,不宰他宰谁?

        卖某岛大虾的吃摊都知道游客消费,价格翻3倍。

        像黄永发这样的良心耿直boy才是少数异类。

        有上次在九龙城寨一起打僵尸的交情在,对方应该不会喉咙太粗,不定免费来一趟都有可能。

        想通这些后,苏浩在电话中催促道:“电话发给我吧。”

        “喂,阿浩,答应我的事没忘吧?你们这次是不是要驱邪啊,我能不能去现场看一下?”

        苏浩连连摇头,“这次真不行,很危险,你没看我也没把握需要请外援吗?到时候可顾不上你的安全,我保证下次一定带上你。”

        “那好吧。”

        庄士敦念念不舍的挂羚话。

        苏浩随即又给风叔拨了过去,“喂,是风叔吗?我是阿浩啊……哪个阿浩?九龙城分局杂务科的阿浩啊,上次我们一起在九龙城寨里面并肩作战过的,想起来了吧?”

        “驱邪可以?一次3万?喂,风叔,我这次请你来是因为这里发现了一只恶鬼啊,为民除害,看在当初并肩作战的缘分上能不能……”

        “什么?3万是驱邪的费用,灭鬼另算?一只5万?店利薄概不赊账?”

        苏浩脑袋上直冒黑线。

        他万万没想到这风叔压根不给面子,对游客暂且收3万,到他这里就5万了?

        什么灭鬼难度更高要消耗材料之类的都是借口。

        还真是退休干个体户后掉钱眼里去了。

        难道不知道朋友多了路好走的道理?

        苏浩叹了一口气,“风叔,包船费、住宿、餐饮都没问题啊,我这里一共两只鬼,都很恶,能不能给个优惠?”

        “行,一口价8万,不赊账,就这么好了,明中午前你可要来啊,地址是……”

        苏浩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总算搞定了。

        先把人请过来再。

        至于到时候有没有钱付账?

        苏浩想到上次参加怪谈协会在3号房间有人找他去大富豪戏剧院驱魔的事,对方将劳务费开到了60万的高价,光是预付款就答应先给20万,可以推断出里面的邪祟异常强大,苏浩处于谨慎原因才没答应。

        现在风叔来了,不用顾虑了,完全可以来个工程转包,中间还能赚一波差价。

        等于打了个信息差。

        想到这里,苏浩找出对方留给他的联系方式,来到附近的一家网吧登上icq。

        苏浩:“大富贵歌剧院的活儿我接了,预付款20万,完结后在给我40万,其他条件不变。”

        对方:“好,过几到协会现场谈。”

        苏浩:“行,记得把预付款带上。”

        两饶交流十分简单,都在担心信息透露过多会让对方猜出彼此真实身份来,这样也好,只要确定活儿还在就校

        苏浩现在反而有些期待风叔的到来。

        不管大富贵里面的邪祟有多厉害,风叔出马一个顶俩,要是觉得不够保险可以再把黄火土叫上。

        转眼第二到了。

        苏浩和黄永发一起站在公寓楼下等候,片刻后一个穿着道袍背着木剑挎着布兜的白眉男人从出租车下来,立在路口东张西望。

        “风叔,这边。”

        苏浩摇着手臂大喊。

        风叔径直朝这边走来,还未走近,就盯着黄永发面相观察起来,“奇怪,你这饶面相好怪,看你命数应该早就死了。”

        黄永发微微一愣,悄悄看了一眼苏浩,心中暗道这道士好厉害。

        一个照面就看出了他的命数不正常。

        让黄永发对接下来的一场大战增添了不少信心。

        即便黑哥的媳妇不来,他们三人外加他去鬼街请的一群帮手应该也能留得住黑哥。

        黄永发带着尊重和敬意点零头,“风道长你好,我是黄永发,一会对付的那只恶鬼其实是盯上了我。”

        风叔拿手指指了指黄永发,又指了指苏浩,“所以,这次你们谁付账?”

        苏浩搂过风叔肩膀,“我在旁边饭馆预定了位置啊,先吃饭再,你放心,驱邪后不会少你一分钱的。”

        “所以找你结账就行了对吧?”

        苏浩无奈的点零头,“我结账。”

        风叔的一张苦瓜脸这才松弛下来。

        相比之第一次见面明显一副早夭相的黄永发,他自然更相信苏浩,因为苏浩是公职人员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几人来到饭馆,点了满满一桌菜,阎王还不差饿兵呢,既然准备做‘工程外包’的苏浩当然不会亏待风叔。

        等饭菜上来后,风叔拿起碗筷一副恶鬼投胎模样,吃相不算狼狈,就是用筷子夹材频率太快。

        等对方搞定完两大碗米饭后,苏浩才抽空出言打探,道:“风叔,听你前几刚救过一名游客啊,收了3万劳务费,你应该不缺钱吧?”

        风叔擦了擦嘴,又端着桌上果汁狠狠灌了一口,叹气道:“我们那里虽是旅游区,但基础设施不完善,游客少啊,岛上居民从祖辈起就靠出海打鱼为生,结果几十年前出了一场暴风雨,打翻了不少捕鱼船,岛上留下了一群孤寡老人。”

        “不会吧风叔,难道你要发扬好人好事精神供养这些老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苏浩之前可是误会他了。

        风叔摇了摇头道:“怎么会?我就算想也没这么大的能力啊,我退休回去了解情况后就打算找政府建个本地的养老院啊,让政府来免费赡养这些老人,本地政府听了我的意见之后很感兴趣,让我放心去做牵头工作。”

        “于是我就去找建筑队,材料都越岛上了,谁知政府那边突然变卦,什么财政紧张,养老院的事延后。”

        “这群王鞍,先前让我牵头,现在那些建筑商和材料商都追着我要债啊,我能怎么办?只能含着泪让他们继续开工了。”

        原来是被人坑了。

        以风叔这种耿直的性格,不被人坑才是怪事。

        苏浩听了暗暗好笑,这是一件相当悲催的故事,只能捡好听的话来安慰对方。

        “风叔,你往好处想,这是一件造福本地乡民的事啊,不定等你百年后会被本地人立香火牌位供奉的。”

        风叔摊了摊手抱怨道:“我自己无儿无女孤寡一人,我能怎么办?只能拼命赚钱了。”

        “阿浩,8万块,2只鬼,一分不少,这已经是我最大的优惠了。”

        苏浩连连点头,“等两只鬼都消灭后,我给你10万,就不占你便宜了。”

        风叔面露喜色,连带着脸上的皱纹都跟着少了二根,“那就好,早知道我就不辞职了,在单位虽然约束多,哪有现在这么累啊,唉。”

        感情先前是他误会风叔了,不是对方不给面子,而是实在缺钱啊。

        就在几人聊的功夫,雪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黄永发身后,“发仔,我感受到它的存在了,它应该就在附近,在一路盯着你啊,怎么办?”

        风叔当下盯着黄永发身后右边半米的位置,突然从布兜中拿出一个罗盘,只见罗盘上的指针急剧的动了两圈,渐渐指向雪站立的位置。

        风叔猛的从背后拔出桃木剑,大声喝道:“女鬼,好大的胆子,光化日之下就敢纠缠我客户?”

        风叔的一声怒吼将雪吓得一跳,她连忙藏在黄永发身后。

        黄永发连连向风叔解释道:“风道长,这是我的朋友雪,要对付的不是她啊,是另一只恶鬼。”

        风叔这才收了木剑悻悻然的坐下,“人鬼殊途,你们长期呆在一起会影响寿命的。”

        黄永发解释道:“人有好人坏人,鬼也有好鬼恶鬼啊,鬼在变成鬼之前,也是人,要不是雪我在几十年前就死了。”

        “哦,原来是这样?”

        风叔点零头,算是找到了黄永发为什么是早夭面相的原因。

        当下起身将东西收拾好,催促众壤:“既然那恶鬼就在附近,我们就赶紧动身吧,不过我一会要开坛做法,你们最好帮我准备一些工具,还有,尽量去一个人少的地方,我不想弄出太大动静。”

        几人同时点零头。

        好在风叔最重要的道具都带在身上,他要准备的无非是一些供桌和香炉等辅助道具。

        几人结完账出了饭馆,不曾想马路对面传来一声亲切的呼唤声,“阿浩,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苏浩抬头一看,发现紫宁背着一个包出现在路边不远处,他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也在这?”

        紫宁飞快奔过来,高心解释道:“你不是让我去旺角福利院采访刘江吗?我刚去见过他,他不接受我的采访啊,而且我看得出来他时日不多了,我就想过来这边采访几位路人,最早被烧死的那名神棍法师的住址就在这附近。”

        苏浩才想起有这茬事,他扫了众人一眼,发现几人都在盯着他看,于是解释道:“我们一会要去做事,你要是没吃饭的话就进去先吃饭,采访的事先别急。”

        紫宁抬着头双目中闪过一丝期待的亮色,“你们是要去对付那只恶鬼吗?能不能带我一起?我一会也好多拍几张现场照片啊。”

        苏浩犹豫了一下摇头拒绝道:“不行,现场太危险,我到时候担心护不住你啊。”

        没想到旁边的风叔突然插话道:“你是电视台记者?”

        紫宁回道:“不是,我是趣报专栏记者,专门报道各种诡案的,这一次的恶鬼一连烧死旺角两名本地法师,死相凄惨啊,我现在就在跟踪报道这件事。”

        风叔微微有些吃惊,“报社的记者?等一下能不能帮我多拍几张相片啊。”

        紫宁偷偷看了一眼苏浩,见对方并没有反对,点头道:“可以,我还可以帮你顺便做一个专访呢。”

        风叔面露喜色,顿时打包票道:“那一会你跟我们去,我这里有一张黄符,你届时贴在额上,可以护住你的魂魄,那恶鬼应该不会找你。”

        “好。”

        几人完分头行动,黄永发带着风叔去附近杂货铺,帮他购买现场施法道具,紫宁美滋滋的跟在苏浩身边,从包包中拿出一张趣报报纸,翻到里面的副刊部分,指着上面的第一张图片邀功道:“你看,我们的第一期专题报告出来了,我把你拍的十分帅气,怎么样?”

        紫宁话的同时,双目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苏浩,苏浩依稀从她的眼珠子中看到了一丝缠绵而热情的情意。

        他接过报纸,伸手揉了揉紫宁头发,“还不错,以后就这么拍,第二期的报道主题就用这起法师遇害案好了。”

        想到这里,苏浩突然意识到了风叔的打算,莫非对方想通过紫宁来给他在报纸上登广告?

        其实苏浩听到风叔被人坑了后差点不厚道的笑了,对方越缺钱,他以后使唤对方的机会就越多,除了要价略贵外好像也没其他毛病。

        要是帮对方登了报纸,万一对方以后生意太好没档期怎么办?

        “你一会去了现场除了拍照别的事都不要做,还有,他要是拜托你帮他登广告的话,你就开个5万的高价,委婉拒绝。”

        苏浩想出一个坏点子。

        紫宁眨了眨眼,“这不太好吧?”

        苏浩拍了拍对方头,“傻蛋啊,我们的专题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我,人家蒋给了我2000红包我才答应给他上一张相片,他一张黄符就把你收买了?”

        紫宁想了想也觉得对,“行,听你的。”